<acronym id="tzrg3"><ruby id="tzrg3"></ruby></acronym>

    <var id="tzrg3"><sup id="tzrg3"></sup></var>

    <optgroup id="tzrg3"></optgroup>

    非洲時報

    首頁  >> 非洲觀察  >> 查看詳情

    救治不了的美國銀行們,到底怎么了?

    2023-05-16 21:31:13 來源: 玉淵潭天 閱讀 (19416次)

     沒有人知道,下一家倒閉的美國銀行會是誰。

    隨著美國第一共和銀行在本月初倒閉、被接管,短短兩個月內,美國已經有三家銀行接連倒閉。三家銀行資產規模在美國商業銀行中的排名分別是第16位、第29位、第14位——危機,仍在蔓延。
     


    ||美國第一共和銀行倒閉

    對于很多人來說,美國金融危機的爆發也許還只有個苗頭,但監管危機,已經迫在眉睫。

    在第一共和銀行倒閉幾天前,美聯儲和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接連發布了對前兩家倒閉銀行的調查報告,兩份報告的關鍵詞,都是監管失敗。

    一直以來,美國銀行業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其成熟的體系和嚴格的監管?,F在,種種跡象都在表明,美國銀行業的根,出了問題。

    美國銀行接連倒閉,最直接相關的美國銀行監管機構,是FDIC。


    上圖是美國聯邦銀行業監管體系的主要部門,可以看到,這個監管體系覆蓋美國銀行業的上中下游,而FDIC職責之一是處置美國破產銀行。

    平時,FDIC為銀行提供存款保險,顧名思義,就是告訴儲戶放心存款。如果出現什么問題,FDIC會處理。

    一般情況下,如果一家銀行倒閉,FDIC會接管這家銀行,并對該銀行進行估值,與此同時,對其他銀行進行營銷,說服他們收購這家倒閉的銀行。

    如果有人接盤,那儲戶的錢自然就由收購方負責兌付。如果沒有找到收購方也沒有關系,FDIC會用自己的錢——存款保險基金(DIF)進行賠付。

    換句話說,FDIC在美國銀行業監管體系中,承擔的是“兜底”的工作。既然是“兜底”,那就有上限的問題。‍

    正常情況下,FDIC設有賠償門檻,超過限額的存款不予全額賠付。2008年后,這一門檻是25萬美元,對于一般人來說,這個數字基本上覆蓋自己的存款金額。

    但今年,有些特殊。2023年,全球“去美元化”進程加速,在歷經美國多輪放水之后,人們對美元的信心,也降到了低點。于是,在硅谷銀行倒閉后,為了增強民眾對于美國銀行業監管體系的信心,避免進一步的擠兌,FDIC打破常規,做出了“歷史性”的選擇:

    FDIC對儲戶做出了全額保底的承諾,這讓硅谷銀行得到了“全額剛兌”。


    ||在硅谷銀行破產后的聽證會上,FDIC官員并未談及監管自身存在的問題

    FDIC這么做,其實“情有可原”。2022年底,DIF有1282億美元,全額剛兌硅谷銀行,只需要200億美元。2016年至2022年期間,美國平均一年倒閉三家銀行,怎么看,DIF都足夠解決問題。

    用一次剛兌穩住外界對美國金融市場的信心,對于FDIC這樣一家銀行監管機構而言,自然是可以接受的。

    但窟窿層出不窮。一個多月內美國連倒三家銀行,近期,美國西部聯盟銀行和西太平洋銀行的股價也都經歷了腰斬,這兩家銀行極有可能成為美國第四家、第五家倒閉的銀行。

    在它們之后,當前面臨倒閉風險的美國銀行還有近190家,而資產價值低于負債的美國銀行,更是超過了驚人的2315家。

    ||今年以來美國銀行倒閉的規模已經超過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全年的水平

    當然,FDIC可以通過增加存款保險業務的保費來“創收”,但據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朱民觀察,美國商業銀行存款已經降至近兩年來的最低點,美國居民正在從銀行把存款取出來。這就逼著美國銀行調整資產配置,把可以變現的變現,用于應付儲戶提款。

    很多中小銀行現已疲于掙扎,這時若要再上交更多保險費,實在難以負擔。

    要想繼續解決美國銀行破產的問題,FDIC作為監管者,只能找穩健的大銀行分擔債務。

    但破產的第一共和銀行在美國已經是規模位列14的大銀行了,排在前面的第13、12、11的大銀行,股價也都在近期跌出過近年來的新低。

    FDIC只能再往前找,問題是,按照美國相關法規,大銀行收購也有要遵守的規則。‍‍‍‍‍‍

    美國在20世紀80至90年代發生了銀行危機和儲貸機構危機。1980年到1994年的15年間,美國有1600多家大小銀行被FDIC關閉或接管,緊接著就可能面臨被其他銀行收購的結局。‍‍‍‍‍‍‍‍‍‍‍

    而危機中,其他銀行的狀況也并不太好,尤其是大銀行表現出更明顯的疲軟跡象。

    那一時期,資產超過10億美元的大銀行資產比率遠低于小銀行,最大的25家銀行控股公司的資產價值都低于賬面價值。一旦出問題,會造成更大的危機。

    美國銀行監管機構,既擔心這些大型銀行貪大求全,一口吃成個胖子又消化不了,造成自身危險,又擔心收購成功,大銀行繼續擴大規模,壟斷美國銀行業。

    1994年,美國通過了一項聯邦法律,禁止機構存款總額超美國存款總額10%以上的銀行收購另一家銀行,以防出現“大而不倒”的銀行。
     


    ||美國民眾一直以來都很反對美國“大而不倒”的大銀行存在

    第一共和銀行破產前,FDIC等美國銀行監管機構的官員們還在華爾街到處奔波,希望把符合規則的銀行拉到洽談桌上。

    從結果來看,符合規則和解決燃眉之急,監管機構無法兼得,只能選擇其一。

    FDIC接管第一共和銀行的當天,摩根大通就宣布了收購。

    根據最新數據,摩根大通持有美國國內存款總額約13.9%,超出了10%的紅線,按規則是沒有資格參與收購的。

    但實際上,這項規則本就是治標不治本。

    雖然當年華爾街沒能成功阻止設置10%的上限,但一些聰明的華爾街律師,卻成功提議在法案里給這項規則留一個“后門”——如果收購涉及一家或多家違約或有違約風險的銀行,收購方則可以免除該總額上限。

    這些華爾街律師,正來自摩根大通。

    這恰恰暴露了這項規則的本質——看似為了防止“大而不倒”的銀行出現,卻反而給了美國大銀行一個可以合法乘人之危的理由。

    于是,在2008年次貸危機的孕育期,摩根大通收購了瀕臨破產的貝爾斯登;在次貸危機最嚴重的時候,摩根大通又收購了華盛頓互惠銀行,成就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銀行收購案。

    越是危機,越方便大銀行出手。

    而本應監管大銀行的美國銀行監管機構,在危機時刻卻束手無策,反而需要依靠大銀行。

    根據協議,摩根大通收購第一共和銀行后,承擔第一共和銀行的所有存款,全面保護儲戶免受損失。

    收購當天,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宣布,導致美國三大區域性銀行倒閉的危機“已基本結束”。

    很多人認為FDIC是在用破壞美國銀行業監管規則的方式,允許摩根大通破例幫忙解除危機。但開著“后門”的規則,又稱得上是什么規則呢?

    因此,倒不如說是FDIC利用“后門”繞開規則,飲鴆止渴。

    危機遠沒有結束,否則一直以來被美國政府掛在嘴上的牢固的美國銀行業監管體系,怎么會允許風險接踵而來,以至第一共和銀行這么大規模的銀行轟塌。

    讓我們重新看回這張圖,可以看到,按照美國銀行業監管體系的分工,美聯儲負責監管所有成員銀行的正常運行。

    “正常運行”接連變成了“不正常運行”,顯然,作為美國銀行業監管體系“主監管機構監管者”(primary supervisor and regulator)的美聯儲,在監管之初,就沒有做到位。

    朱民這幾年都在關注美聯儲的表現,在他看來,此次美國銀行的破產危機,美聯儲就脫不了干系。

    朱民認為,美國社會并不滿意美聯儲處理銀行危機的方式,由此產生了信任危機——美聯儲先是讓貨幣政策過于寬松,而2021年又急劇加息,讓美國銀行資產負債表的估值突然發生了變化。儲戶不斷取出資金,產生流動性問題,逼得銀行爆倉。

    貨幣職能沒做好,監管職能也抓不緊。這樣的問題,持續已久。

    2018年,按照時任美國政府的說法,為了將美國中小銀行與大型的金融機構區分監管,激發中小銀行的發展活力,美國對銀行監管法案進行了一次修訂。
     


    ||2018年,時任美國政府發布《經濟增長、監管放松和消費者保護法》

    法案將需要接受“嚴格審查”的區域性銀行的總資產門檻,從500億提高到了2500億美元。在美國當時規模排名前38的銀行中,有25家總資產低于2500億美元的銀行可以不再接受最嚴格的監管,也不用接受一些高強度的壓力測試管理。

    這些壓力測試由美聯儲設計,是審查銀行信用風險、市場風險、流動風險的重要工具,嚴格監管,也能衡量銀行在危機中的財務狀況。

    當時,倡導嚴格金融監管的非營利組織“更好市場”,就曾經警告:大幅放松管制,遲早會釀成災難。

    事實證明,這一警告,并非杞人憂天。

    當初不再接受最嚴格監管的25家銀行,總共持有3.5萬億美元的資產,約占整個銀行業資產的六分之一。其中,就包括第一共和銀行。

    現在回看,在危機時刻,美國給大銀行吃小銀行留余地,在日常監管中,又增加了小銀行發生危機的概率,譚主不禁疑惑,美國的銀行監管到底給美國銀行業帶來了什么?

    可美國監管混亂的局面,也不是靠幾個法案就定型了。種子,早在美國設計銀行業監管體系時就已埋下。

    作為美國所有大型系統性金融機構的監管者,美聯儲有權對整個銀行體系做出監管決定,但實際上,美聯儲很少直接參與區域性銀行監管,具體執行由美聯儲的12家地方聯儲銀行來負責。這導致美聯儲往往難以事無巨細地掌握地方聯儲和區域性銀行的情況。


    圖片||美聯儲的政策被認為是美國銀行危機的罪魁禍首

    就拿負責監管硅谷銀行的舊金山聯儲來說,其董事會成員,三分之二是由轄區內成員銀行及舊金山聯儲自己選舉并任免的。

    硅谷銀行的首席執行官格雷格·貝克爾,就曾在舊金山聯儲董事會任職。

    事實上,硅谷銀行沒少為行各種方便支出大量游說金。就連弗吉尼亞州參議員馬克·華納也收獲了硅谷銀行幫忙舉行的籌款活動,而他推動修訂了放松對部分銀行進行嚴格監管的法案。

    所以即便硅谷銀行在2019年、2020年都曾出現了監管風險,但也免于監管機構更頻繁、更詳細的測試與分析。

    這樣的結果就是,硅谷銀行在倒閉前不久的評級中,還被評為“令人滿意”。

    在每一次危機爆發的過程中,西方資本在貪婪本質的驅動下,試圖在救治措施中找到殘喘的空間,監管機構通過破壞規則來飲鴆止渴,結果就是整個體系往后退步,也就有了今天美國銀行接二連三的倒閉潮。

    yy播放欧美三级片_蝌蚪3p色播激情五月天_2021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流畅_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不变影院
    <acronym id="tzrg3"><ruby id="tzrg3"></ruby></acronym>

      <var id="tzrg3"><sup id="tzrg3"></sup></var>

      <optgroup id="tzrg3"></optgroup>